TEL:+86-0769-86566666
联系我们
  • 重庆威铭五金制品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重庆市石排镇曾屋工业区
  • 电话:(0769)-86515555
  • 传真:(0769)-86566666
  • E-MAIL:凤凰平台总代理注册
媒体资讯

公司升级全新的微信公众号

时间:2017-04-30 10:26

“我高中毕业,没找到工作,我父亲的腿刚好,重活干不了,所以家里的生活一直都不好。父亲总是对我说,让我到外面打工去。可由于我特喜欢画画,最近一直在偷偷的学画画。教我画画的老师人可好了,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免费教我画画。你为了让我安心学画,偷偷的帮助我。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手机,可是,为了资助我。把买手机的钱也给了我。
   “后来是王老师介绍我去他朋友那里工作,王老师的朋友是开画舫的。说好每个月给我五百元钱的工资,从那一天开始,我白天就去画舫上班,帮画舫的师傅抬桌子,搬凳子的打下手。晚上到王老师家画画。画画用的纸张,还有彩墨都是王老师的。我尽量的不给老师浪费,画的都是小图。一张纸能用好几天,每次画的面积只有烟卷盒子那么大。彩墨也沾的很少,经过我的不懈努力。工笔画有了很明显的进步。可是距离能单独的工作,还差得很远。我每天骑个破自行车,跑在村里和县城的路上,咱俩见面的机会也少了。
    “我还记得,那天晚上我叫你不要着急,回家和你爸妈再说说,咱俩结婚的时候在我家操办。办完婚礼,在我家就住一夜,然后就去你家,你看这样,你爸妈能不能同意?你当时是这样和我说的:  “祥子哥,这事儿要是这样,我回家和我爸妈连提都别提,肯定是不行。”你歪着脑袋,使劲的往我怀里靠了靠,接着说道:“你也知道,我爸爸是个要脸面的人。话都放出去了,要娶上门女婿。那酒席是一定要在我家办的,话说出去了,他能甘心把话再收回来吗?”我听了你的话,沉默了。我抱着你两条胳膊没动,可是心情很沉重。这件事儿,卡在这儿,已经有两个月了。每次咱俩在一起,就是这个话题。说了不知道有多少遍?到现在也没有想出好的办法,唯一能和你在一起的办法,就是你说的,‘私奔’。可是我的家庭情况,我怎么能和你私奔呢?爸爸干不了重活,妈妈的身体也不是很好,我要是和你走了,我家里咋办呢?小凤,我知道你恨我,是我害得你这么早就离开了人世。
    “那天晚上,我们说了很多话。你和我说:”祥子哥,我知道你们家里没有钱。咱俩都才二十来岁,也不着急结婚。要不,咱俩去北京打工吧?”  “去北京打工?那我学习画画的事儿咋办?还有我在画舫上班,每个月还能挣五百元钱。到了北京,还不知道啥情况?来回糟蹋了路费不说,一半会儿再找不到工作,家里我爸妈咋生活呀?”  “那你说,咱俩咋办?”你松开了我的手,把头扭向了一边。我看你生气了,就岔开了话题对你说:“凤,你看月亮快圆了,就差少半边了。”
      “不看,不看,”你生气的说完就不理我了。我猛地站了起来,把你抱了起来,在地上转了一圈说:“小凤,你看月亮在看咱俩呢。”你被我逗笑了说:“反正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嫁。”“那当然,这辈子我除了你谁也不娶了。”这话,是咱俩每次见面都说的话。我看看时间不早了,就对你说:“小凤,时候可不早了,省得你回去晚了,你妈妈又该骂你了。”你依偎在我的身边,对我说: “我才不怕呢,反正我都习惯了,她不嫌累得慌,就让她骂吧。”
       “我听了你的话,高兴的把你抱了起来。在月光下的草地上转了好几个圈。你又对我说:“急眼了,我就豁出去了,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,看他们能咋地?”我听了你的话,吓了一跳。手一松,一下子把你掉在了地上。我看你摔着了,又赶紧的去拉你。是你故意使劲拽我的手,我没有防备,跌在你的身上了。你说我一个大小伙子,把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小姑娘压在身下了。平时在一起的时候,咱俩互相拉着手,亲吻倒是常有的事儿。可是像眼前的这种情况,还是第一次。我心砰砰的跳了起来,慌忙的爬了起来,走到槐树跟前去了。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敢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