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L:+86-0769-86566666
联系我们
  • 重庆威铭五金制品有限公司
  • 地址:重庆市石排镇曾屋工业区
  • 电话:(0769)-86515555
  • 传真:(0769)-86566666
  • E-MAIL:凤凰平台总代理注册
媒体资讯

公司参加重庆市的慈善活动

时间:2017-04-30 10:26

 
      “你躺在草地上没有动,对我说:“祥子哥,你真是又憨厚又实在。我看好你的地方就是这点。你为人正直,没有坏心眼。”“小凤,你放心,我虽然家里穷,可我志气不能短。你放心,只要你一天不是我的新娘,我绝不会占有你。”没想到我的话感动了你,你紧紧的抱着我哭着说:“什么话?晦气,我要是做不成你的新娘,我宁愿不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      “我知道你说的话是算数的,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晚上竟然是我和你的诀别之日。我把你送到你家的大门口,看着你走进你家的院子。开开门进了屋子,屋里的灯光亮了,我才回到自己的家里。因为我每天晚上都学习画画,爸爸妈妈也知道老师不收我学费,也就没再管我。晚上不管什么时候回来,爸爸妈妈都不问我。我进了屋子,走进自己住的屋子里。打开了电灯,脱了衣服就躺在了床上。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半天,我也是为了咱俩的事儿,睡不着啊。
      “第二天早上起来,吃完饭我就骑车去了县城。到了县城,画舫的老板和我说,他接了一个大活,要去外县给一个有钱人画牌坊。还说我要是和他一起去,给我长五百元钱工资。我想要告诉我爸妈,还想和你说,可是老板说马上就得走。就这样,我连我父母都没有告诉,装上东西,就和老板去了外县了。到了那个县城,一干就是十来天。我想找人给你捎个信,可是每天忙忙乎乎的,也没有看见熟人。你说你要是买上手机就好了,我还能找个电话,和你通上话。
       “之后,你去我家找我,我爸妈也不知道我去哪里了?只是听人说我去外县干活了。至于去哪个县城,我爸妈不是不告诉你,是他们真的不知道。你没打听到我的消息,你很失望,你生气,你恨我,我都能理解。可是,你不该看见媒人又去你家提亲,就想不开呀。你吓唬你父母倒也罢了,可是,你为什么真的就喝了农药了?小凤啊,你才二十二岁呀,是我害死了你。为了你,我已经三年没有理发了。就因为这头发长,在脑后扎了起来。我不是要有艺术家的样子,我是想念你啊。看看我现在的模样,哪还像二十二岁的人,胡子拉碴的,没有你了,我的心也没了。要不是我爸妈没有人照顾,我也不想活了。
        “小凤,你看,这些都是我画的。”我嘴里一边叨咕着,一边从背着的包里往外掏着。把我这三年学的画作,都摆在小凤的坟前。然后用土块压住,别叫风刮跑了。我拿起一张,对着小凤的墓碑说:“小凤,你看我画的牡丹,比三年前是不是好多了?这张是我画的你,可是我总觉得不满意,好像我画的没有你真人漂亮。我每天对着这张画像流泪,说话。每天晚上,我回家再晚,我也没忘了看上你一眼再睡觉。对了,小凤,我梦见你好几次了,梦见我们私奔了。
    “是在北京的大街上,还梦见我们两个都找到了工作。小凤你别笑话我,我没出息,我梦见你洗澡,我偷看你了。你的身上真白呀,我都闻着你身上的香味了。你骂我吧,骂我什么话我都不生气,只要你能真的站在我面前,要我怎么样都行。我知道你不是真心要离开我的,不然,竟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。哪怕只写一句话也好啊,你到底是为什么呀?和你爸妈怎么会僵持到这种地步?都是哥哥不好,连累了你,凤,要恨就恨祥子哥哥我吧。
    “还有,我现在真的在北京打工了。家里的生活太困难了,母亲借的钱现在快还完了。唉,你说你要是现在还活着多好啊,我们俩都在这个厂子干活。我后悔呀,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不答应你。后悔我不该为了学画画,而忽视了你对我的感情。我自私,我对不起你啊。”
     我一边用手抓着坟上的草,一边和小凤说着话。我心里很明白,不管我说什么,小凤都听不见了。看看快中午了,怕我爸妈惦记我。因为我的父母,也记得这一天是小凤的祭日,我是一定会赶回来的。知道孩子的心事,莫过于自己的父母啊。我擦擦眼泪站了起来,看看我烧的纸灰都被风刮跑了。我抓了一把小凤坟头上土,掏出一张纸包好,放进背包了,就离开了桑树林。
      我没走多远,就听见在我的身后传来小凤母亲的哭声。我放下拖箱,走回到桑树林的边上,往小凤的墓地看,看见小凤的母亲一个人趴在小凤的坟上嚎啕大哭。我知道,小凤喝了农药死了以后,小凤的父亲就得了脑出血。现在已经没有自理能力了。每天在轮椅上,由小凤的母亲照顾。家里的生活,也没有以前那么富裕了。想到这些,我心里很难受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?我走回到小凤的墓前,伸手拉起小凤的母亲说:“阿姨,小凤走了,回不来了,您老节哀吧。”
     小凤的母亲看了看我说:”你是阚祥?你咋弄成这样啊?“我用手摸摸嘴巴上的胡子,没有说什么。之后,我扶着小凤的母亲离开了桑树林。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心里都很清楚,小凤的死到底是谁的错?我到了家门口,从兜里掏出一千元钱塞在小凤母亲的手里,小凤的母亲想对我说什么,我对她摆摆手,意思是不要说什么了。我站在我家的门前,看着小凤的母亲走远了,我才推开自家的大门回家了。